群狼的盛宴——决战光显寺

时间:2019-07-11 08:00:01 来源:一起旅游 当前位置:外蒙淘金 > 大全 > 手机阅读

和通泊之役的惨败,昭示着康熙晚期制定的筑城进逼之策彻底化为泡影。准噶尔深入喀尔喀,切断驿站,四处抢掠,清军不敢出战,雍正在好几个地方编练新军,还派人修筑长城,防备准噶尔可能的入塞进攻。

群狼的盛宴——决战光显寺

雍正

据统计,和通泊一役,清军阵亡,被俘官兵6923名,另有303名于溃逃时死亡或被俘,合计损失官兵7226名,战损率超过70%,侥幸脱出的2000余官兵亦多带伤。

7000多人的损失,看似不大。须知康熙时代,仅仅是乌尔会河一役就被噶尔丹歼灭了一万多人。在和通泊之战的前奏战——科舍图牧场之战中,清军亦阵亡汉蒙官兵3243人,折损牲畜高达122557头。然而和通泊之战所损失的,都是满清王朝精锐中的精锐。损失官兵中,京旗、右卫驻防占78.5%。而来自黑龙江的索伦兵艰难突围,亦损失惨重。

群狼的盛宴——决战光显寺

和通泊之战

得知战败消息,费扬古之子参赞大臣陈泰心胆皆落,不敢救援,借口“我兵者,乃讨伐行走之兵也,不可去尔筑城处”,裹胁新到1000察哈尔兵逃往扎布堪。当然,事实上,以京旗、右卫、索伦兵以一当十的劲勇,尚且几乎全军覆没。陈泰若带着麾下察哈尔兵去救,怕也只是徒然送死罢了。

在和通泊战役同期,当初威震雪原,号称战神的岳钟琪表现得也极为不堪。岳钟琪先是误信了噶尔丹策零准备攻打吐鲁番的假情报,被骗到吐鲁番和空气干瞪眼,导致没能及时救援在和通泊遇伏的傅尔丹。

岳钟琪只得采用围魏救赵的战术,率主力直插准噶尔的重镇乌鲁木齐,以分散准噶尔的主力对傅尔丹大军的重压。当岳钟琪大军攻进乌鲁木齐时,守城的准噶尔军闻风逃遁,新疆首府被清军占领。然而岳钟琪的奇袭致胜,只是占了一座空城而已。清军并没有歼灭准噶尔的有生力量,还是得不偿失。最后,岳钟琪率部撤出了乌鲁木齐,退回了哈密。清、准两方陷入了相持阶段。

在相持期间,准噶尔偷袭了哈密。岳钟琪调兵遣将,准备在准噶尔军的归路上设伏,断敌退路。结果设伏的部队没有按时到达指定的位置,以致让准噶尔军逃走。准军不仅挫伤了清军的士气,还劫持了大量的物资。雍正帝盛怒之下,将岳钟琪的两员将军斩首示军,并严加申饬岳钟琪『攻敌不速,用人不当』,以致遭受如此大败。

群狼的盛宴——决战光显寺

岳钟琪

年羹尧已经被雍正亲自干掉了,岳钟琪和傅尔丹也显出并没有什么卵用。雍正知道,如果再败下去,对清廷本来就不怎么忠诚的蒙古各部说不定要倒向准噶尔,那大清就只能沿着长城和蒙古人打治安战了,说不定还要被蒙古人入塞围一围北京,来几次各官免送。到了这一步,虽然心底不情愿,雍正知道,也只能给附清的蒙古各部更大的自主权,拿出以蒙治蒙的招数。

雍正九年(1731年),镇守察罕叟尔的靖边大将军、顺承郡王锡保侦知准噶尔军自和通呼尔哈诺尔窥伺图垒、茂海、奎素诸部,发兵将其击退。

锡保此人乃勒克德浑之孙。其祖父是开国名将,曾经在荆州之役大破闯营;然而世家沿袭,早已成了膏粱子弟,如今新败之际,锡保当然没这个本事。

不过锡保麾下,多为蒙古之兵。雍正心知满洲兵经过和通泊惨败,一时指望不上,于是将资源倾斜给蒙古各部,奉上最好的装备补给,算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没曾想蒙古兵鸟枪换炮之后,战斗力还真心给力,喀尔喀部多罗郡王策棱与翁牛特部贝子罗卜藏等人分兵将准噶尔军击退。

策棱此人,在喀尔喀部,甚至所有蒙古人当中都算是个异类。

蒙人擅长骑射,怯于兵击,长于诱敌,短于列阵。在纪律上于是显示出很大的两面性,行军、侦查时往往极为吃苦耐劳,但在正面会战时却经常如同豆腐一样一击即溃。准噶尔部要稍微好一些,但也强不了多少。

策棱则是:

愤喀尔喀为准噶尔凌藉,锐自磨厉,练猛士千,隶帐下为亲兵。又以敌善驰突而喀尔喀无纪律节制,每游猎及止而驻军,皆以兵法部勒之,居常钦钦如临大敌。由是赛音诺颜一军雄漠北。

著名的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曾经胡扯说“如果有关战争的记载都从历史上抹掉,只留下成吉思汗战斗情况的详细记载,且被保存得很好,那么军人将仍然拥有无穷无尽的财富。从那些记载中,军人可以获得有用的知识,塑造一支用于未来战争的军队。那位令人惊异的领袖(成吉思汗)的成功使历史上大多数指挥官的成就黯然失色。”“他渡江河、翻高山,攻克城池,灭亡国家,摧毁整个文明。在战场上,他的部队运用得如此迅速和巧妙,横扫千军如卷席,无数次打败了数量上占压倒优势的敌人”“虽然他毁灭一切,残酷无情,野蛮凶猛,但他清楚地懂得战争的种种不变的要求”。

群狼的盛宴——决战光显寺

麦克阿瑟

蒙古后辈的毛病往往也是太看重铁木真留下的那套一招鲜、三板斧,于是碰上高手、强敌就不灵了。策棱作为一个出生在草原上的喀尔喀蒙古人,能看重汉人的兵法,实属不易。

这一仗发生在额登楚勒之地,被称作额登楚勒战役。规模很小,吹点很大。

准噶尔第一名将大策凌敦多布率领三万大军(算上了辅兵,战兵约在1.5万以上),入侵喀尔喀地界。大策凌敦多布听说锡保驻扎在察罕寿尔,振武将军傅尔丹驻军在科布多,于是派遣大将海伦曼济等率领六千人取道阿尔泰向东进军,分兵袭扰克鲁伦及鄂尔海喀喇乌苏,留下剩余的部众驻扎在苏克阿勒达呼作为后援。

却说大策凌敦多布此人,乃是准部历史上第一名将,有勇有谋。康熙朝就曾率6000人翻越雪山直入西藏,擒杀拉藏汗,1716年在额尔齐斯河上游的亚梅舍沃要塞围攻战中,大策凌敦多布成功地围困了这座驻守了2932名俄军的要塞,并打退从托儿博斯克方向前来增援的俄军,围城3个月后要塞剩余的700名俄军不得不灰溜溜地逃走。

而此前在和通泊大破傅尔丹,歼灭清军王牌部队7000多人,更是他一生中最大的得意之作。

策棱知道这位不好对付,以自己手头的兵力,和他刚正面讨不到便宜。既然如此,那就把他的先头部队往死里打,打烂了他的先头部队,让他吃了亏,他就不敢亲自上来了。策棱和同族亲王丹津多尔济一同疾驰迎击,派台吉巴海率领六百人大白天地去踹营。海伦曼济见敌人如此嚣张,立刻上去一阵为围攻,巴海自然寡不敌众,失败溃退。海伦曼济不虞有诈,率军追击,到了额登楚勒之地,突然只见旗旄招展,伏兵如同乌云一般自山梁上杀出来,策棱一马当先,将海伦曼济所部先锋斩于马下,海伦曼济一军皆皆大骇,瞬间崩溃。

大策凌敦多布听说败讯,明白前队失利,士气已折,这一次出击是讨不到便宜了,只得苦着个脸,率军撤回。这一战规模不大,但是大策凌敦多布这准部的无敌战神吃了一亏,回去便被解了兵权,改由小策凌敦多布领兵。

有道是“大者善谋小者勇”。噶尔丹策零对于大策凌敦多布只因为前部吃亏,就不敢再打撤了回来,无疑心怀恼怒,指望着勇猛如火的小策凌敦多布能打出准噶尔的声威。

然而准部底子太薄,经不起败仗。大策凌敦多布无比谨慎,不见得是坏事。现下换了有勇无谋的小策凌敦多布,准部眼见着要吃大亏了。

雍正十年(1732年)六月,噶尔丹策零派遣小策凌敦多布率领三万人自奇兰进发至额尔德毕喇色钦,策棱与将军塔尔岱青一起去本博图山迎击。

小策凌敦多布不愧是勇将,用兵如同风电一般,不等策棱赶到,就侵扰了克尔森齐老,又分兵侵袭塔密尔,不但抢走了策棱所部的牲畜,还抓走了策棱的两个儿子。

爱子被擒,策棱心急如焚,急忙招丹津多尔济前去救援。然而草原广袤无边,丹津多尔济一时半会没能赶到。

策棱心知用兵如同救火,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这时侍郎绰尔铎护送粮饷到达,也带来了颇多满洲兵,虽然不是什么精锐,战斗力指望不上,但充人数已经足够。

群狼的盛宴——决战光显寺

额尔德尼昭之战

从地图上我们可以看出,小策凌敦多布玩的是声东击西的招数,佯攻乌里雅苏台,引诱清军往本博图山迎击,然后突袭塔密尔,引诱清军在不断的追击中分散兵力。

策棱一路追袭小策凌敦多布,【十馀战,敌屡败】,但是显然都不是什么大仗,可以看作小策凌敦多布的诱敌之策。在额尔德尼昭(光显寺),两军终于大规模相接。小策凌敦多布认为时机已到,准备决战。小策凌敦多布率军占据着杭爱山一带,靠近鄂尔坤河列阵。策棱令满洲兵于鄂尔坤河以南驻扎。看起来是一场寻常的隔河交战,小策凌敦多布也未曾有任何起疑,可见以往的情况下,准部的敌人总是满洲兵。

【敌见满洲兵背水阵,兵甚弱,意轻之】。看起来,经过和通泊之战的惨败,八旗精锐损失惨重,这时候剩下的满洲兵已经费拉不堪了。小策凌敦多布也不想想敌人怎么有这么大胆子,只以为策棱因为儿子被捉,已经气得失去了理智,于是下令全线进攻。满洲兵果然战斗力疲弱,一战即溃,纷纷窜逃。小策凌敦多布大喜过望,一声令下,全军追击。

未曾想到,因为准军在路上抢了大批牲畜粮草等物资,拖慢了行军速度,策棱麾下的蒙古兵早已绕道悄无声息地赶了上来,就埋伏在杭爱山的后边,现在直接从准军的屁股后边杀了出来。准军全无提防(小策凌敦多布这情报工作也是做得太让人无语),策棱率万人自山侧杀出,如同狂风暴雨一般。

准噶尔兵被堵在鄂尔坤河旁边的谷地里头,进退不得。而喀尔喀兵经过策棱的特训,纪律森严,又有雍正爷提供的精良装备,战斗力远非往日可比。这地形实在要命,可谓绝地杀场,无路可逃。准噶尔军推推搡搡,被喀尔喀兵沿河包围,砍杀不已,又自相残杀,死者近万。小策凌敦多布眼见转圜不便,无法反击,只得下令渡河逃走,然而河对岸还有之前溃逃的满洲兵,之前可能是真败,现在就成了诈败了。准军渡河之际,又被满洲兵击其半渡,疯狂截杀,溺死甚众,鄂尔坤河顷刻被染成一条血河。

小策凌敦多布不得已,率残部乘夜拼死突围,尽弃辎重牲畜塞满山谷,迟滞清军前进,自鄂尔坤河逃遁。顺承郡王锡保上书朝廷告捷,首先就为策棱请功,雍正帝十分高兴,为策棱赐号“超勇”,并赐予黄带。下诏说:“策棱此次军功不是寻常时候的战功可以比的,这次随征的将士,一定要着重嘉奖。”雍正帝因为策棱原牧地被准噶尔侵扰,赏赐给他马匹二千、牛一千头、羊五千头、白金五万两,并赈济那些因战乱无可生计的部众,下令建造塔密尔城,为策棱建造府邸。同年十二月,策棱晋封为固伦额驸,当时纯悫公主已经薨逝,雍正帝追赠她为固伦长公主。

群狼的盛宴——决战光显寺

策棱

此役,实在是清准战争中最痛快淋漓、荡气回肠的一仗,硬撼巅峰准部,一洗和通泊之耻,从此准人不敢犯塞。康熙朝昭莫多之役,三路大军出塞,想要泰山压卵,结果康熙帝本路没有遇敌还把自己弄断粮,挨饿数日,最后费扬古带着一路偏师打败噶尔丹。乾隆朝格登山之战,浑水摸鱼,准部其时被内乱、天花、雪灾残灭,战兵已不满万,捡漏而已,实不足论。

光显寺大战后的两年,亦即1734年,清准和谈,以阿尔泰山为界。1735年,雍正去世。10年后的1745年,准部雄主噶尔丹策零去世,这11年间,准噶尔将用兵方向转回西面哈萨克方向,与清朝再无大规模交战。

假设光显寺之战清军战败,那么准部的声威将更加一时无两,蒙古各部很有可能要倒向准部。再考虑到雍正很快便去世,而噶尔丹策零多活了10年。那么以新继位之乾隆,威望既不足,国库亦空虚,恐怕要被准部一次又一次的侵袭打得焦头烂额,甚至被困在京城哭天抢地,亦未可知。

以此而论,光显寺大战,实在是清准战争中敲定乾坤的一役。

顺带一提,雍正以嘉奖策棱为理由,将喀尔喀三部中最强大的土谢图汗部拆分出分出19旗,统称赛音诺颜部,交给策棱管理,喀尔喀三部从此变成了四部。但是这个拆分政策没有被乾隆延续,喀尔喀各部仍然独立性很强,随着清末国家的衰弱,外蒙不可阻止地脱离清王朝的控制,只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所以溥仪退位的同时,外蒙古就正式独立了。

上一篇买车的愿望,总在恶劣天气来临时,愈发强烈!

下一篇买车的哭死,没买车的笑死!国家发布—个重大好消息!

大全本月排行

大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