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跟《左传》学习洞察人性

时间:2019-08-17 08:00:01 来源:成都大成网 当前位置:外蒙淘金 > 视频 > 手机阅读
点击上方蓝字,记得关注我们!


如果你这辈子一定要读一部史书,那请一定要考虑《左传》。它不只是研究先秦历史的重要文献,也是通过许多故事训练你在生活和工作中做决策的参考书。

《左传》这部古老的史书,其中的丰富故事与鲜明人物,早已深深扎根于华人世界数千年的民族基因之中。更重要的是,只要人性不变,这部充满丰富故事与鲜明人物的经典,尽管历经数千年,其中各个主人公所面临的抉择与取舍,就仍是后人必将面临的问题。

人性中的谦让与私欲——凡有血气,皆有争心,故利不可强,思义为愈

礼,应该做到什么程度?过少,就是俗话说的失礼;过多,又会被人说礼多必诈,是有目的、有企图的。而让,难道就是无限退让,让人予取予求吗?

春秋时代,各国国君为了巩固势力,总会大兴氏族,封赏功臣。年代久远,代代世袭,这些贵胄自然形成派系,经常左右国家的各项决策。齐国的政权就落在栾、高、陈、鲍四大氏族手里。景公时代,四大家族你争我夺,互不相让。为了稳固势力,他们都想拉拢主要执政大夫晏婴。

后来国君召晏婴入殿,齐国内斗愈演愈烈。

战争结果揭晓,栾氏和高氏被陈氏和鲍氏打败。栾氏和高氏被追杀,一路逃亡到鲁国。陈氏和鲍氏便想要将两家留下的资产据为己有。这种违反礼义的事被晏婴知道了,他当然不可能坐视不理。

他告诉大夫陈桓子说:“这些资产一定要交给国君处理。谦让,是德行的主干,也是一种美德。凡是有血气的人,难免都会有争夺之心。但利益是不能强取的,只有通过道义检视自己、反观自己,才能够战胜自己的争夺之心。道义,必须是取得利益的根本。”

陈桓子听了,觉得晏婴苦口婆心的一席话,是在告诫他不义之财不可贪,于是决定将搜刮来的栾氏、高氏的资产献给齐景公。然后告老还乡,隐居在莒地。不过,他的隐居只是一种假象,其实是在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对人民施惠,笼络人心,扩大自己的势力,以待时日……不过,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谦让并不是要放弃原则,将辛苦打下的江山全部拱手让人,而是基于礼的原则,进退得宜。过与不及,都是不恰当的。

了解属下特质——屈瑕骄兵必败

所谓“团体”,是指为了共同目标而存在,但彼此却不分工合作,也不沟通。而“团队”则是适才适用,彼此信任。你的工作环境,是团体还是团队?

桓公十三年(公元前699年),楚国在这年春天,举兵攻打弱小的罗国。军队出发前,大夫鬭伯比去为领军屈瑕送行。屈瑕是楚武王时期的莫敖,这个官位是当时楚国最高官职,向来由屈氏世袭。作为莫敖,可以自由参政或议论军事,权力很大。

鬭伯比观察着屈瑕的动作,忍不住摇头。他对自己的车夫喃喃自语:“这下不好了,莫敖一定会失败的。”  

车夫不解,鬭伯比继续自说自话:“瞧他走起路来的样子,把脚抬得那么高,摇摇晃晃,防敌的心已经浮动,不坚固了。”于是鬭伯比就去面见楚武王,要求给屈瑕加派援军。楚王觉得鬭伯比的这个请求也太莫名其妙了,罗国是个小国,屈瑕又是常胜将军,有什么理由增援?何况,楚军已经全数出征,还能增什么兵?于是拒绝了鬭伯比的建议。

不过楚武王还是挺在意这件事的,只是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因此回宫后就与夫人邓曼讨论了起来。

“鬭伯比请求对屈瑕增援,也没说明为什么,我想了想,就回绝他了。夫人,此事你怎么看呢?”楚武王将自己的疑惑道出,心想也许冰雪聪明的夫人能有所回应。  

“也许大夫他的意思,并不是要增加实际的救援人数。”夫人很快就有了答复,“他是想提醒国君您用‘信’来安抚百姓,用‘德’来教育官员,用‘刑’来对莫敖立威信。两年前莫敖在蒲骚之役大败陨师之后,一直为这件事洋洋得意,这几乎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事。如果照这样发展下去,莫敖一定会自以为是,难免会轻视罗国。如果国君您都不好好告诫莫敖,恐怕他是一点也不会防备敌军了吧。我想,鬭伯比要说的,是请君王好好训诫将官,对他们严加督察,把他们召集起来,用德行来勉励他们,让他们提振精神去打好这一仗。要好好地提醒莫敖,千万不要因为一次胜利就大意。因为轻敌吃了败仗,上天是不会原谅他的过错的。如果鬭伯比不是这个意思的话,他难道不知道楚国军队已经全都出发了吗?哪里还有军队可以增援呢?”

经夫人这么一说,楚武王恍然大悟。他立刻让自己的属国赖国派人去追赶屈瑕的军队,看能不能因为距离比较近而将骄兵必败的告诫带给屈瑕。结果很可惜,屈瑕的部队已经走得太远了,没追上。

屈瑕的确骄傲了。有了之前大胜的经验,他刚愎自用,认为自己的意见一定是对的。他在军中下了通告:“谁敢来向我提意见,通通以军法处置!”士兵们听到这个通告后,纷纷噤若寒蝉。但大家心里都明白,这莫敖肯定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整个部队里人心惶惶,就像是一盘散沙。

但罗国早已和卢戎这个国家谈好条件,并对这次战役做了万全的准备,不仅修筑城墙、训练武士、增添军备,最重要的是上下一心。果然,在卢戎与罗国两面夹击之下,楚军遭到痛击,被打得节节败退。眼见兵败如山倒,屈瑕完全无法接受:“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我的军队应该是最强的啊!”由于不知该如何面对,他在荒谷(今湖北江陵县东南)这个地方上吊自杀了。

之后,所有的将领自囚于冶父(今湖北江陵县东南),准备听候楚王的责罚。

楚武王见到这些将官与所剩无几的士兵时,痛心地说:“这都怪我治军不严,才导致今天的惨败,一切都是我的错啊!”他将打败仗的责任一肩扛起,赦免了所有将领。

从这件史事中,我们除了确实认识到骄兵必败之外,还可以看到,楚武王显然对自己的属下了解并不很深,反倒是鬭伯比通过观察能够进行预测。如果运用管理上的归因理论,就能理解屈瑕何以产生这样的行为:在屈瑕的内心本来就存有骄傲的特质,何况外在条件方面,他担任楚国最高官职,之前又屡建战功。所以面对这样的状况,鬭伯比提出了要对屈瑕进行个别教育的建议,可惜这一建议没有被及时采纳。

管理者通过归因理论来了解其所统御的部属,虽然有时可能会出现判断偏差,但多数时候可以由源头解决员工的问题,控制内在与外在因素,进而收到预期的管理效果。

(摘自《公务员文萃》2018年第三期)


稿件来源:《左传MBA:40则人性决策历史课》

责任编辑:张风

新媒体编辑:少时

    ▼
更多精彩推荐,请关注我们

阅读

让你成为有影响力的人

上一篇198133万众福香港马会

下一篇iOS 文件管理工具,这款免费多功能神器就是这么强大

相关文章:

视频本月排行

视频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