篝火访谈录:与铃木裕聊游戏

时间:2019-05-07 08:00:01 来源:淄博汽车网 当前位置:外蒙淘金 > 视频 > 手机阅读

12 月 16 日,核聚变厦门站来了一位老先生。比起更受年轻人欢迎的「静静」Stefanie Joosten,这位老者似乎没有引起过多关注;但同时,也有人为了见他一面,特意从北京飞到厦门,并在见到老人时泪水夺眶而出。

老先生叫铃木裕,今年 60 岁了。20 世纪 80 年代,在他的主导下,3D 运算开始引入街机行业,并为世嘉创造出《VR 战士》《VR 战警》《Out Run》等红极一时的街机游戏。1999 年,他又用一部细致入微的《莎木》让玩家见识了什么是真实的开放世界。

这不是铃木裕第一次来到中国,但却是他多年以来第一次以嘉宾身份出现在国内玩家面前。当舞台上的铃木裕宣布《莎木 3》推出简体中文版并登陆 WeGame 时,台下爆发了当日最热烈的欢呼与掌声。

一、缘起 E3 2015

2015 年 E3 开始前,铃木裕在推特上发了一张和游戏展毫无关系的照片,内容是场馆外拍摄的叉车 —— 它的样子与当时的 E3 场馆显得格格不入。

很快,玩家们开始分析预测,这会不会是本届 E3 将出现《莎木》的预告?因为当年《莎木 横须贺》就有一个桥段,是主角芭月凉在港口码头开着叉车打工赚钱。

他们猜中了。

6 月 16 日的索尼 E3 发布会上,随着悠扬的二胡声音响起,现场立刻爆发出如雷的欢呼,场外在看直播的玩家们也陷入歇斯底里的疯狂。接着,老先生缓缓走上舞台,带着缅甸的笑容对大家说:

「老朋友们,我还是想为你们制作《莎木 3》。」

时隔 14 年,《莎木 3》终于正式公布了。

下面这段视频是那年《莎木 3》公布瞬间各个玩家与媒体们的反应,建议打开音量观看:

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莎木》相对古板的玩法,或许不算一款优秀的游戏。但回到 1999 年《莎木 横须贺》在世嘉 Dreamcast 上发售的日子,它的出现可以说是跨世代的。

我们看一下同年发售的 PS 游戏《寂静岭》初代,它的画面是这样子的:

而年底发售《莎木》长这样:

当然,画面的差异仅仅是它的加分项。更让业界与玩家所铭记的,是游戏跳出了传统「RPG」游戏的玩法,按照铃木裕本人的称呼,叫「Free-Play」,也就是如今流行的「开放世界」和「沙盒玩法」。

游戏有真实的时间流转、NPC 作息、天气变化,房间内的抽屉可以打开、商店门口的自动贩卖机可以互动、街机厅内的游戏机都是真实可玩的。在《莎木》中,玩家会因为太快触发主线而觉得惋惜 —— 因为还没逛够这个场景。

还能吸猫

并且,这还是个近 20 年前的游戏。

但这个划时代游戏的故事却停留在了二代,铃木裕设想中总计 11 章的游戏,最终也只讲到了第 5 章。

直到 2015 年,铃木先生宣布已经取得了世嘉授权,并将在 Kickstarter 开启众筹。页面公布两小时不到,众筹金额超过 100 万美元;12小时后,完成预期的 200 万美元目标;不久前,官网公布最终众筹金额超过 700 万美元,创下该站游戏众筹记录。

二、铃木裕眼中的「游戏」

铃木裕的舞台活动是核聚变厦门站的第二天。但首日下午,60 岁高龄的铃木先生在抵达厦门后立刻前往会展中心,为确保次日活动万无一失而踩点探路。

核聚变现场活动结束后,篝火营地编辑在 WeGame 邀请下,有幸与铃木裕促膝长谈、共进晚餐,并与先生聊了些有关新作的信息以及他对游戏制作的理解。

采访室距离场馆还有一段距离。刚刚完成签售任务,他就马不停蹄地来到专访会议室。

按照以往的日本人办事规矩,我们需要提前写好一个巨细无遗的清单,确认哪些领域不能触及,访谈时间精确到几点几分,甚至采访间内有几把椅子和几瓶饮用水 —— 但这次采访轻松得很,除了大致的时间范围之外几乎没有限制。当我试探性地询问有没有什么不可以问的话题时,老爷子非常随和的抛出一句:「随便问吧,没那么多限制,能透露的我都会回答。」

与铃木裕一同来到厦门的,还有《莎木 3》的动画制作人竹内宏彰。

左:铃木裕;右:竹内宏彰

这位在活动中鞍前马后的大叔看似是铃木助手一般,但其实是大有来头的游戏人 —— 他是动画版《黑客帝国》制作人,参与过《秒速五厘米》和《剑风传奇》的动画制作,还是 20 年前日本地区《VR 战士》格斗比赛的冠军选手,曾经是和高桥名人平起平坐的游戏大师。两人因《VR 战士》相识至今,从朋友发展成了今天的同事。

「其实他还是《莎木》初代那个叉车司机的配音呢!」铃木裕在一旁亲自解说。

就是他

加入世嘉初期,铃木裕将「3D」概念引入了街机,让日本生产的街机在表现力上胜过了欧美。但已经在街机领域取得一定声誉的他,却没有就此止步。

街机厅时代的游戏以「币」为单位衡量。一枚币子打一局,平均每局的时间不到 3 分钟。这样一来,游戏设计者们就被限制在了框架中 —— 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让玩家打得爽快,是开发者的首要任务。

「这种游戏都比较简单和直接,《Hang - On》和《Out Run》都是如此。在开发过一些街机之后,我希望能够在游戏中表达一些东西,像电影一样的故事和文化,三分钟的时间肯定是不够的。而家用机就不一样了,虽然机能普遍低于街机,但可以不受时间束缚,当时的主流游戏类型是 RPG,它能讲完一个完整的故事。」

铃木裕说,他学生时代曾经接触过苹果的「Apple II」型电脑,里面有一些简单的线条状游戏。

铃木裕特别提到的 Apple II《Mystery House》

「在朴素的画面中,我能感受到开发者的思考。他们仅用这样简单的图像就能传达游戏的乐趣,如果不受技术限制,一定能做出更好的作品。」

按照铃木裕的原话,那时候的他「使命感油然而生」,并认为自己应该走上这条路,将游戏传承下去。

「我在制作《莎木》和《莎木 2》时都没能完成的理想,逐渐的被其他游戏实现了,就是这样一个层层推进的迭代。」

接着,铃木裕开玩笑地补充说:「如果把『银河2』之类的超级计算机拿给我,我觉得自己还能做出更多好玩的玩意 —— 当然不是卖钱的,我想做的东西肯定都是卖不出去的。」

此前的《莎木》有大量的细节刻画:一个有故事的 NPC,一张充满回忆的照片,一本记载家族传承的拳谱……这些东西和我们平时玩到的美式沙盒有着根本的不同,是一种自然而然融入情节的安排,也正是这些细微让老玩家们念念不忘。

铃木裕所理解的真实性,并不是《欧洲卡车模拟》这样的纯粹拟真,而是巧妙的平衡真实与虚构。

「做出完全一样的东西是很无聊的,最重要的是放大娱乐性。比如电影,影片的开头一定是基于现实的,有了让人切身体会的故事才会吸引人。然后在此基础之上进行重构,产生超越现实的东西。现在的 CG 技术非常发达,几十年前是越逼真越好,但今天早就不是看技术的年代了,需要一些有趣的东西在里面。」

作为一名经历了整个日本家用机市场变迁的前辈,铃木裕希望年轻人们也要注意这一点。

「因为有了互联网,现在技术门槛已经非常低了。唯一能拉开差距的,是每个人的出身、成长经历都是不同的,这是游戏人独有的『个性』。希望大家不要借鉴太多,要做出不一样的东西。」

而对于行业,他希望大家「能够宽容和理解挑战新事物的人们」。

「如果没有人愿意开疆扩土,那行业一定会止步不前。评价成功与否的标准不是赚了多少钱,而是愿不愿意创新。模仿确实是最快的学习途径,但绝不应该把所有的精力都用之于此。」

聊到创新,一旁的竹内先生提到了两人核聚变上的见闻:舞台附近,名叫「NEXT」的工作室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铃木裕说,他在这些中国元素作品中「看到了不一样的思考」。这时候他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 还带着萌萌的唐老鸭图案手机壳 —— 开始展示自己在现场拍下的照片。

铃木裕与竹内宏彰在参观 NEXT 展区

「我并不是说它们一定能够大卖,但这个方向是很有必要并且值得继续的,应当多多尝试。」

竹内先生接着补充:「铃木裕就是一个创造者。他看到好的东西会称赞,看到不喜欢的东西会说『如果这样改进或许会很有意思』,有一个思考过程,而不是一昧的赞同与否定。」

三、与制作人本人聊《莎木》

《莎木 3》将于 2019 年 8 月 27 日上市,国行简体中文版发售时间另行公布。

游戏在初代开始,就包含有大量中国元素。取材阶段,铃木裕先生不止一次到访中国,比如桂林,比如香港。并且为了让《莎木》与《VR 战士》中的「八极拳」更加真实,他还同中国八极拳的第七代传人吴连枝先生有过多次往来。

「因为游戏的关系,八极拳在日本也有一定的市场,所以吴连枝已经在日本开设了道场,还赚了不少钱。我们每年都会见一两次,聊天喝酒。这次《莎木 3》他没有直接参与指导,但写了几幅书法送过来,还说如果有需要随时联系。」

「那游戏中会不会有其他武术?」我追问。

先生的回答是:「可以透露一些,会有心意六合拳,但它不是芭月凉的武功。还有一个你们中国人都很熟悉的拳法,这里先卖个关子。」

今天来到厦门,并不是铃木裕第一次登上这座岛屿。

「做《莎木 3》的时候我也到访过几次中国,包括厦门,去了鼓浪屿参考当地的古典建筑。所以,这是我第二次来厦门了。现代的建筑全世界都差不多,只有古典建筑才能体现出文化差异,所以会选择这里。」

根据铃木先生的描述,《莎木 3》会与前作有很多不太一样的设计。

「之前我说过大概会有 30% 的变动,但游戏界的变化实在太大了,用户的喜好也在转变,现在大概已经有超过一半的设定都和此前不同。比如支线任务与主线都有一定交集,不像以往那样互不相干;有一个成熟的经济系统,保证扭蛋、柏青哥这些小游戏都是有价值的时间投入;会考虑到硬核玩家的需求,让游戏内容更丰富,一周目结束之后还有可做的事情。」

但关于「是否存在二周目」,他并没有给出明确答复。

有关发行平台的选择,铃木裕先生表示「希望能够与国内成熟的游戏平台进行合作」。

「WeGame」与「绿洲游戏」

「《莎木》系列其实一直没有正式进入中国市场。我们在选择合作伙伴时,比较看重的是能否与我们一同扩大《莎木》的影响力。我们和发行商 DeepSilver 都觉得 WeGame 和腾讯是靠谱的合作伙伴,作为平台,它能提供必要的本地化支持与市场传播,这点对第一次进入中国市场的 IP 来说,非常重要。」

此前一直没有公布任何消息的中文版,终于也在今天正式公开。或许铃木裕团队就是希望等待着这样一个时机,亲自来中国宣布这件事儿。与中文化消息一同宣布的,还有本地化团队同样由 WeGame 方面负责。结合此前他们参与中文化的作品,文字质量方面还是有所保障的。

取得铃木裕信任的,同样也是 WeGame 平台已发行过的译制版游戏。

「我们会就简体中文的翻译工作和他们进行合作,确保中国玩家能够玩到无语言障碍的《莎木 3》—— 毕竟这是一款中国主题的游戏。」

WeGame 商店的部分引进游戏

背靠腾讯的 WeGame,似乎的确是一个相对稳妥的解决方案。

「而主机平台,《莎木》此前本来就是主机游戏,玩家们对这个名字都会有一些情怀的东西在里面。索尼在当年的发布会和众筹阶段就给予我们了很大帮助,绿洲游戏又是 PlayStation 在中国的重要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也非常信任他们。」

四、「老朋友们,我还是想为你们制作《莎木 3》」

采访的过程中,这位当之无愧的行业先辈始终保持着谦卑的态度,轻描淡写地谈及自己的过去,却在言语中充满了对年轻一代的希冀。

和三年前他在索尼发布会的发言一样,质朴得令人动容。

十多年过去了,行业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生以 60 岁的高龄奋斗在行业最前线,并且依旧抱持着改变与创新的理念,就像一名与时代脱节的老工匠,用最传统的技艺在雕琢着他的璞玉。


上一篇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冯士新2018年游戏产业年会致辞(全文)

下一篇手机抗战游戏哪款好玩?3款抗战游戏推荐

相关文章:

视频本月排行

视频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