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登顶珠峰第一人”马兴江:用脚步丈量世界高度

时间:2019-04-16 08:00:01 来源:中国胶粘剂网 当前位置:外蒙淘金 > 文摘 > 手机阅读

所谓“山高人为峰”,说的就是人类征服险峰的故事。珠穆朗玛峰海拔8848米,一直是令人仰视的高度。自1953年,人类首次成功登顶珠峰以来,世界第一高峰在登山爱好者眼中并非高不可攀,越来越多“挑战”珠峰的人渴望书写自己的巅峰故事。

然而,对于登山探险运动起步较晚的宁夏来说,征服珠峰一直是宁夏人遥不可及的梦想。就在尼泊尔时间2018年5月16日7时(北京时间9时15分),宁夏同心汉子马兴江成功从尼泊尔一侧登顶珠峰,宁夏人第一次将足迹留在了“地球之巅”。

3年内成功探险穿越中国四大无人区

“与其说是我征服了珠峰,不如说是珠峰接纳了我,登顶珠峰表现的不仅仅是一种勇气,更是一种精神、一种品质。”12月5日,工作间隙,马兴江与记者分享了此次登顶珠峰的故事与心路历程。

今年42岁的马兴江是同心县窑山人,多年前离开家乡到外地打拼,目前在外地经营自己的企业。2010年7月,马兴江开车探险穿越中国第七大沙漠—库布其沙漠,首次探险成功,让他从此与探险运动结下不解之缘。随后,他利用3年时间成功探险穿越罗布泊、阿尔金山、可可西里、羌塘等中国四大无人区。

宁夏“登顶珠峰第一人”马兴江:用脚步丈量世界高度

长达40多天的高海拔适应性训练。

2013年起,马兴江开始高海拔攀登和高山探险摄影,并成功登顶海拔6178米的玉珠峰。此次经历,让马兴江信心倍增。“站在玉珠峰顶遥想珠峰,珠峰之巅总是变幻莫测,时而云遮雾罩、时而旗云飞扬,能够与‘她’亲密接触、并且最终‘一览众山小’,自然是每一个登山者最大的愿望。”马兴江说,这个念头在心里好多年了,此前家里人都很担心,一直持反对意见,慢慢的接连几次成功探险后,家里人开始给予我更多的信心和支持,登顶珠峰不仅是我个人的梦想,更是家人的期盼,这种力量也激励着我一定要登上珠峰。

首次尝试,离珠峰峰顶仅剩100多米,被迫选择下撤

2017年,马兴江下定决心,首次尝试攀登珠峰。从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出发,先是乘坐直升机到达世界上最危险的卢卡拉机场,然后徒步向珠峰大本营进军,这里的海拔已达5300米。在这里,他和队友们开始了长达40天左右的适应性训练。大本营之上还有4个营地,分别是海拔6000米的C1、海拔6400米的C2、海拔7300米的C3、海拔7950米的C4,C4营地之上就是地球之巅—珠峰峰顶。

马兴江说:“攀登珠峰的人必须具有追求完美的品质,因为登山过程不允许出任何差错,所以说适应性训练尤其重要,40天左右的高海拔训练主要是让大家更好的适应高原反应和高强度下的登山节奏,项目有冰坡行走、结组训练、耐力训练、攀冰、上升和下降等一些技术及装备的熟练应用等”。“在正式入驻大本营之前,我们在徒步适应过程中先完成了海拔6145米的罗布切峰的攀登,然后又分多次从大本营到C1、C2、C3营地来回拉练,在这里每天都能听到雪崩的声音,有时还伴随着雷暴、冰崩、冰裂等极端天气,天气飘忽不定,都给登顶增加了难度。”

宁夏“登顶珠峰第一人”马兴江:用脚步丈量世界高度

在海拔6000米的 C1营地展示“塞上江南 神奇宁夏”。

2017年5月19日,马兴江为实现登顶珠峰的梦想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凭借扎实的训练,从C1到C4营地的攀登过程,虽然遇到很多艰难的挑战,但马兴江用自己顽强的毅力战胜了一切。当他攀登珠峰至海拔8700米时,原以为首次尝试就能登顶珠峰的梦想瞬间破灭了。由于极端天气突发暴雪和狂风,埋没了攀登的路线,马兴江不得不遗憾放弃冲顶,选择平安下撤。

仅仅100多米,望着那触目可及的顶峰,马兴江的内心自有几分遗憾。遗憾的背后,是他4年多时间的准备,但在他心里,更多的还是对珠峰的敬畏。“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或许就是珠峰的魅力所在吧,登顶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一次次的失败就是要告诫我们,你需要付出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才能实现目标。”

登顶珠峰,成为宁夏本土第一人

今年5月8日,马兴江再度从大本营出发,攀登队长分配好了攀登路粮以及C2营地的食物,夏尔巴(分布在珠峰周围的登山带路人)分配到位,预示着最后的冲锋正式开始。


宁夏“登顶珠峰第一人”马兴江:用脚步丈量世界高度

登顶珠峰那一刻,马兴江高高举起五星红旗。

和往常一样,登顶珠峰依然波折不断。在攀登的路上,每一个登山者都要经过一些特别陡峭的冰壁,大多数的坡度在60度到80度之间,有时得要借助上升器和路绳才能攀爬至数米高的陡峭冰壁。“过了C4营地,就要进行最终的冲刺了,这是最具挑战性、也是最危险的一段路,很多登山者就是在这段路上因为脑水肿、肺水肿等突发疾病或力竭、意外滑坠而永远留在了雪山上。”马兴江说。

5月15日晚8点30分,马兴江从海拔7950米的C4营地出发,刚出发半小时,他突然发现前方的队友头灯四处晃来晃去,而不是统一朝着峰顶的攀登方向照射,凭着曾经攀登慕士塔格峰时的经验,他的第一判断是早出发的登山者极有可能迷路了。等接近前方人员后,确认大雪已将路绳埋没,因为害怕遇到冰裂缝,大家都不敢乱动,只有一个夏尔巴人在雪坡上小心翼翼地踩着Z字型线路找路绳。就在大家无助甚至个别队友准备返回C4营地的时候,找路的夏尔巴人头灯发出信号,示意他找到路绳了。马兴江紧跟向导继续攀登,一路领先,上午7时成功登顶,成为珠峰南坡当日冲顶第一人。登顶的那一刻,马兴江把鲜艳的五星红旗和印有“塞上江南,神奇宁夏”字样的旗帜在雪山之巅高高举起。

在珠峰峰顶停留大约一小时后,后面的队伍才渐渐接近顶峰,因害怕后面涌上的队友们在峰顶造成拥堵,马兴江和他的夏尔巴开始选择下撤。“体力透支、氧气耗尽、意外滑坠、操作失误等原因极易造成意外,往往下撤比向上攀登更为凶险。”马兴江说,对于攀登珠峰来说,只有完全撤离至珠峰大本营,才能算圆满成功。在下撤途中,马兴江克服口渴、劳累,于16日16时45分下撤到C2营地,经过一夜休整,于17日13时安全撤离到珠峰南坡大本营。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珠峰,这座珠峰就是生命的目标,是人生的希望,只要不言放弃,勇往直前,相信终有一天会登上心中理想的珠峰。虽然有的人未能完成自己的登顶梦,但他挑战的精神已经让成败变得无足轻重。未来,我依然不会停止挑战人生的珠峰。”马兴江说。(记者 王刚 /文 图片均由马兴江本人提供)

来源:宁夏日报

上一篇财经头条丨曹德旺劝诫民企:出问题不要老想政府救,自己救自己吧;锤子科技回应被360收购:假的

下一篇人工智能深入公安应用,将成为新宠

相关文章:

文摘本月排行

文摘精选